媽媽在弟弟的書包裡,搜到了一個火柴盒。媽媽懷疑弟弟在偷學抽菸,勃然大怒的把火柴盒甩扔在地底上。   可是很奇怪的,這個小小的火柴盒並沒有被摔撞開,散落出裡頭的火柴來。媽媽看到了更加生氣,於是用力的去踩踏火柴盒,嘴邊還不停的咒罵著。  弟弟赫然飛也似的撲了過去,用他的手掌去護住這個火柴盒。媽媽一腳正踩在弟弟的手掌背上,弟弟還是不肯縮手,媽媽氣急敗壞的使勁腳力。  我在一旁看了好心疼,為什麼媽媽總是如此的霸道,事情也不先調查清楚,問也不問的就開始咆哮怒吼。 也許弟弟的火柴盒,是拿還自然課做實驗的。也或許弟弟的火柴盒是別人他的,還是在路上因為好玩撿回來的。  為什麼媽媽總是不肯細問,劈頭就是又打又罵。就因為弟弟的成積太差,把媽媽的臉都丟光了。難道不會唸書,就一定是壞小孩嗎?  媽媽不讓我插手,她今天非要好好修理弟弟一頓。弟弟強忍著痛,執拗著就是不讓火柴盒受到損壞。媽媽氣不過,準備要祭出藤條伺候了!  盛怒之下的媽媽,打起人來是不長眼睛的。我阻擋不了,只得眼睜睜的看著倔強的弟弟而落淚,弟弟並沒有哭泣,但是他因為疼痛而把嘴唇咬出血來。  弟弟在國中畢業後沒有考上媽媽屬意的高中,就跟著機械師傅做黑手學徒。 媽媽一直不肯原諒弟弟的不長進,三天兩頭對他冷嘲熱諷的,老是叨唸著弟弟沒出息,丈夫死了兒子就不聽話,她真是歹命,就當沒有生這個兒子好了。 我看了餘心不忍,跟媽媽起了好幾次的爭執。  後來弟弟要去當兵了,臨入伍之前,他把當年那個打不開的火柴盒給了我,希望我好好的照顧媽媽。 事過境遷,如今我一把就推開了黏封的火柴盒。火柴盒邊緣的膠漆黏性已經脫落了,裡面並沒有火柴,一根也沒有。 只有一張已經泛黃的字條。上面寫著弟弟有點歪歪斜斜的字跡…… 「今天有人拿香菸給我抽,我把香菸和火柴通通丟掉。我何家偉對天發誓,雖然我不會唸書,但是我絕對不做壞小孩。畢業以後我會努力工作,賺大錢孝順媽媽。」  我的淚水在瞬間奪眶而出,媽媽你真的是誤會弟弟了…… 我望著漸行漸遠的火車,向著入伍受訓的弟弟揮著手。弟弟,你一定要平安回來!自己親手把火柴盒交給媽媽,告訴媽媽你真的不是壞小孩!
徵信社,徵信
  
徵信社,徵信
創作者介紹

誰還需要愛情?

crag01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