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歐祥義/特稿

兩年前國光生技還是一家為籌不出建廠經費而傷透腦筋的本土疫苗公司,怎知經過一場新流感,政府大肆採購疫苗,去年竟交出每股三.七元的高獲利,說這是發「瘟疫財」一點也不為過。

國光生技成立於民國五十四年,股東結構有霧峰林家、高雄陳啟川家族、誠洲電子廖繼誠等,成立後營運始終沒有起色,二○○七年八月廖家找來前衛生署長李明亮,還是為籌資及貸款沒有著落而傷神;那時最重要的疫苗生產設備,還要再投資廿二億元,國光生技打算再對外增資十二億元,另十億元則以聯貸方式取得。

國光生技這座流感疫苗廠,原是為爭取衛生署疾管局「流感疫苗BOO(自建、自營、自有)案」標案而設,但因國光生技並未成為該標案的最優申請人,讓該公司陷入是否繼續投資的兩難。

二○○八年四月,國民黨贏得總統大選後,與入閣擦身而過的詹啟賢過來接替李明亮,就此開啟國光生技不一樣的格局。


詹啟賢接手 國光轉運


挾著與執政當局及衛生主管單位的交情,詹啟賢為國光生技帶來公家資本投入,還有政府的疫苗訂單,尤其是後者,像是新流感疫苗的數量與施打的必要性,一直是各界論戰不休的重點。

過去兩年,行政院國發基金、經濟部耀華玻璃及中鋼等泛公家單位,共投入國光生技十三.三億元,占股權比重達卅七.三%,且這些單位認股是用二十.五元的溢價,而非十元面額,一家虧損累累的公司現金增資竟還是用溢價,其中緣由令人不解。

去年全球發生新流感,政府宣稱為降低疫情衝擊,國民必須大規模施打疫苗,為此,衛生署向國光生技採購一千萬劑新流感疫苗,每劑一九九元,總採購金額十九.九億元,儘管這是國內第一次製作此疫苗,且在施打過程中發生多起不適甚至死亡爭議與疑慮,但政府不僅未追究國光的責任,這一千萬劑疫苗還是如期交貨付款。

由於國人對疫苗信心不振、瀰漫緩打甚至停打潮,到今年一月為止,衛生署採購的一千五百萬劑疫苗,僅接種七一○萬劑,其中國光疫苗還剩四二○萬劑,諾華剩三七○萬劑,這七九○萬劑疫苗套用專業用語就變成「呆料」;諾華疫苗每劑採購成本約四百元,國光是一九九元,這些採購過剩浪費的公帑達廿三.一億餘元,平均每位國民要分攤一百元。

公共衛生的決策是專業且由少數人執行,無法用法令規則論斷其對錯,但國光生技從資本的籌集到政府採購訂單的取得,似乎都有特殊的機遇,背後原因為何,耐人尋味。
from自由時報
徵信社徵信
徵信社徵信
論壇論壇日誌論壇論壇
徵信社徵信

  
創作者介紹

誰還需要愛情?

crag01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